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南昌喜乐婚庆策划有限公司

婚庆套系

联系我们

联系人:魏先生
电话:0791-228229
邮箱:lytzg@sin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婚庆服务“温柔一刀” 新人叫苦不迭

编辑:南昌喜乐婚庆策划有限公司  时间:2012/04/07  字号:
摘要:婚庆服务“温柔一刀” 新人叫苦不迭
法官告诫:明确合同违约责任 审慎核实婚庆公司资质
  每年有800多万新人结婚, 婚庆市场消费高达4000亿元。面对这么大的“蛋糕”,婚庆商家却良莠不齐,一些商家抓住消费者“一辈子才结一次婚,多花点钱以后不留遗憾”的心理,在订 立婚庆等相关合同上字句含糊,语焉不详。而很多人又不愿在婚礼庆典等关键时刻发生纠纷,认为不是好彩头,往往加钱了事,消费者不得不挨上“温柔一刀”。
  日前,杨浦法院专门甄选几个近期审理的案例,为新人们支招,以免市民在“人生大事”上扫了兴致。
  每年有800多万新人结婚,婚庆市场消费高达4000亿元。面对这么大的“蛋糕”,婚庆商家却良莠不齐
  ■案例一
  未现身的婚礼主持人
  家住杨浦的小胡去年5月举办了婚礼,但婚礼司仪却未出现,让他一口气堵在胸口。经过再三考虑,小胡夫妻俩决定要诉诸法院,讨回公道。可因当初签订婚庆合同过程中存在不足,如果审理下去结果未必对己方有利。无奈之下,只得在主审法官的主持下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
  婚宴酒店推荐婚庆公司
  小胡和妻子小张,两人都是尚在为事业打拼的年轻人,所有婚庆事宜都由双方父母及亲戚朋友代为操办。
  小胡父亲多年的好友钱先生代为预定酒宴。定好之后,酒店的服务人员又热情地向他推荐了一家婚庆公司。想到小胡父母也没有什么操办婚礼的经验,钱先生便决定请婚庆公司的人出来和小胡父亲面谈一下,如果谈得拢,小胡一家在操办婚礼上也可以省心省力。
  第二天,自称是香侬婚庆公司负责人的刘伟就带着自己的助手如约来和小胡父亲、钱先生进行商谈。在商谈过程中,刘伟提供多套套餐式服务方案供选, 并通过手提电脑播放了据称是该公司制作的婚庆典礼录像。精美的画面、穿插有致的节目设计、诙谐幽默的现场主持,都给小胡父亲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胡父亲提出其他增减可以谈,但一定要自称香侬婚庆公司的负责人刘伟亲自担当婚礼司仪,才能把婚礼庆典的工作交给香侬公司。刘伟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对婚礼各方面达成一致后,刘伟经电子邮箱将完整的婚庆典礼合同发送给钱先生,钱先生予以确认,为图省事,他们都没有要求对方在合同上签名予以确认。之后,小胡父亲通过银行向刘伟个人账户打进预付款。
  司仪未到婚礼草草收场
  婚礼当晚6点,担任司仪要职的刘伟迟迟没有现身,到典礼现场帮忙的钱先生一直催问刘伟的助手其到场的时间。但据刘伟助手说,他一直不接电话。
  婚庆典礼迟迟不能举行,婚宴现场的客人比较烦躁,产生了小小的骚动。到了晚间7点半左右,小胡一家只得临时请督导主持婚礼庆典,而该督导也就简 单说了句“婚礼开始!”在之后的新婚夫妇登场期间,音响师竟放错音乐,灯光也没配合好。婚庆套系中预先设计的深情解说、内心独白、数个活跃气氛的游戏均未 能兑现。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刘伟带了一些小礼品亲自前往钱某家拜访。他承认是因为自己家里出了点事,导致未能如约到场,希望钱某能代小胡家人接受道歉。钱某表示想道歉可以,但刘伟必须出具书面的道歉函。刘伟称自己要回去想想,此后便音讯全无。
  被告否认承诺亲自当司仪
  憧憬已久的婚礼庆典好端端被一家婚庆公司搞成这样,当事人道歉态度也不诚恳,小胡夫妇只得将刘伟诉至杨浦区法院,要求其返还婚庆服务费4500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刘伟到庭后答辩称,自己是以个人名义承接的婚礼庆典,与香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虽然他收取了小胡一方的预付款,但也按照双方的口头约定对婚礼现 场进行了布置,提供音响、摄影设备人员。他否认曾经答应过小胡父亲要亲自担任婚礼司仪一事,并称现场已经有人担任司仪一职,己方亦不算违约。
  虽然小胡夫妇一方向法庭提供了双方在商谈婚礼细节时的QQ聊天记录以及从邮箱中下载的服务合同复印件,但这些证据均未经过公证,而小胡夫妇也无法证明交谈的对方即是刘伟。
  权衡利弊之后,小胡夫妇感觉到他们在签订婚庆合同过程中存在不足,如果审理下去结果未必对己方有利。无奈之下,只得在主审法官的主持下与刘伟达成调解协议,由刘伟赔偿小胡夫妇2500元了结此案。
  ■案例二
  会“缩水”的婚庆录像
  从浙江来沪发展的徐小姐最近也在举办婚礼仪式后感到气闷。全程6个小时的婚礼,录像时间却仅有半个小时,很多感人的场面全部在录像中“消失”。然而,告上法院后,她才知所谓的婚庆公司竟然是个草台班子,系假冒其他公司。
  婚礼录像缩水至半小时
  徐小姐在为找哪家婚庆公司负责婚宴典礼而烦恼时,得知她结婚消息的同乡小姐妹主动打来电话。小姐妹说,她在上海的一家婚庆典礼公司供职,可以比 较优惠的价格拿到全套服务。她报出的价格让徐小姐心动,于是徐小姐很快在所谓的“办公点”签订了婚庆典礼服务合同。细心的徐小姐还专门保留了一份合同原 件。
  婚礼当天,应该说进行得都还比较顺利。婚礼过后,徐小姐收到了从婚庆公司邮寄来的婚礼当日录像光盘。然而令她大失所望的是,虽然当天的婚礼全程 进行了6个小时,婚庆公司的摄影师也跟拍了6个小时,但是刻录成光盘的部分却不足半小时,且遗漏了许多感人的场面。徐小姐杀到他们的办公点,结果负责人却 也只是搪塞表示,协议中并没有约定跟拍的时间度,该公司按照惯例剪辑了重要的画面,做成合集。
  遇“草台班子”无奈撤诉
  一怒之下,徐小姐将婚庆公司诉至杨浦法院,要求赔偿自己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并返还全部婚庆典礼费用。由于办公点并无承担责任、履行义务的资格,法院将传票等诉讼文件发至婚庆公司工商登记地址。
  开庭当日,该公司为证明自己与纠纷无关,带来了公司的公章原件和留存在工商部门的印鉴复印件。经与徐小姐保留的合同原件比对发现,她的合同上加盖的公司公章是假造的。意识到自己是被冒充婚庆公司的“草台班子”玩了一通,徐小姐无奈之下只得选择撤诉。
  ◇法官支招
  明确合同违约责任
  建议消费者在购买婚礼庆典服务时一定要签订正式的书面合同,并详细询问合同细节,对于含糊不清的部分尽量假意明确。拿婚车来说,就应该确认车辆 的型号、颜色、数量等,并将这些细节一并写入婚庆服务合同条款。并在合同中明确合理的违约责任。这样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与婚庆公司交涉时就有据可循,便 于维护合同权利。
  审慎核实婚庆公司资质
  消费者除了认真协商、仔细确定合同条款之外,还应审慎核实婚庆公司的营业资格及实力,尽量从已经经历过结婚仪式的亲戚朋友处获得有效信息。
上一条:“两头春”掀结婚潮 婚庆业暴涨十几万 下一条:司仪让公公背儿媳 亲家发火新郎讨说法